尤文图斯球衣

頁面版權所有 廊坊陶然居家具有限公司    冀ICP備09033756號-2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北京分公司      全國服務熱線:0316-5655-127    后臺管理

  • 121
>
>
>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瀏覽量
【摘要】:
大城人能抓住時代賜予的機會,一定有幾位類似葉雙陶這樣的帶頭人,他們身體力行做示范,鄉親們眼看著有錢賺就跟進,產業呼呼呼地做大了。這些普普通通的人,才是歷史的創造者。????兩重歷史機緣在大城紅木城疊加,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產業文化標本。
原創 十年砍柴 2018-09-30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大城紅木城 
      北京西三環出花園橋西行不遠,在京密引水渠和西四環之間,有一片綠樹成蔭的高品質住宅小區,曰“恩濟里”。

      此地在清代叫“恩濟莊”,是清廷最主要的太監公墓。史載雍正皇帝“恩賜銀萬兩,使營兆域”“塋在阜成門外八里莊之西偏,工始于雍正十二年八月,竣工于乾隆三年七月。”雍正帝的孫子嘉慶帝下諭旨:“西直門外白石橋地一頃零九畝,著賞給宮內、圓明園、清漪園、靜明園太監等取租,以為永遠料理眾太監等恩濟莊廟宇香火,并太監等塋地需用之費。”古代文武官員老來致仕,要回到故里;即使死在他鄉,親人也會將其靈柩運回故鄉埋葬。只有太監,因為是“刑余之人”,他們死不能歸鄉而葬,只能葬在城郊。

      清代大太監、賞有二品頂戴(雍正時規定太監最高品秩不能過四品)的宮內大總管李蓮英亦葬在此,其墓占地甚廣,上世紀70年代被掘,現在上面蓋有一所寄宿制學校。

      李蓮英原名李進喜,河北大城縣人,“蓮英”乃慈禧太后所賜,而慈禧“老佛爺”之尊稱也是由他開始叫出來的。李蓮英是慈禧晚年最信任的大紅人,無需贅述。值得一說的是后來的文藝作品臉譜化甚至妖魔化李蓮英,把他塑造一個飛揚跋扈、權勢熏天的大太監。這是誤讀歷史。

     或許是因為清朝吸取明朝的教訓,對太監干政防范非常嚴,當初慈禧身邊第一紅人、為慈禧垂簾聽政立過大功的安德海因違反祖制被丁寶楨誅殺是前車之鑒,李蓮英處事十分謹慎,其最大的優點是聰明而厚道。宮內小太監犯錯要受處罰,他能寬恕就寬恕,對王公大臣很是恭順。戊戌變法失敗后,光緒帝被幾乎被廢,一些伺候的太監狗眼看人低,李蓮英則不然,對光緒帝非常關照。1911年3月,李蓮英病逝,此時距離清朝覆亡還有半年。清廷賜銀千兩在恩濟莊營建了一座氣派的墳墓,墓志銘中說他“事上以敬,事下以寬,如是有年,未嘗稍懈。”誠不虛也。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李蓮英

      李總管從7歲入宮,再沒能回到故鄉。他的故鄉大城縣位于北京南面160多公里,如今駕車走高速公里,也就兩個小時。而對“一入宮門深似海”的李蓮英來說,可就是天涯之遙。

      中國人,心底里是忘不了故鄉的,身為大總管的李蓮英亦如此。9月底,我去了趟河北大城,發現李蓮英這位中國近代史繞不過的人物,依然被故鄉人念叨,且與大城一項特色產業——紅木家具聯系在一起。

      這是一座典型的華北小城,那街道、樓宇和城外的曠野,和其他華北平原的縣城并無二致,如果要說特色,就是漫步街頭,處處可見“紅木家具”的標識。很慚愧,居京二十余年,此前竟然不知道京畿大地有這樣一個規模浩大的紅木城。

      據當地朋友介紹,全縣5個鄉鎮80多個村街4萬余人從事紅木古典家具產業,生產銷售公司134家,注冊個體工商戶800戶、手工作坊3500多個,年產大中小各類紅木古典家居產品170萬件(套),出口美國、德國、新加坡、澳大利亞等國及港澳臺地區,年產值近80億元,是中國北方最大的紅木產品生產基地。享有“中國京作古典家具之鄉”的稱譽。

     大城縣離紅木產地很遠,為何成為一座紅木古典家具城?此乃歷史機緣使然。

     談及大城縣紅木的淵源,當地人愛提及李蓮英。他們說李蓮英任清朝宮內大總管,安排大批故鄉的工匠進入造辦處,學習各種紅木家具制作工藝,這些人深得宮廷家具制作精髓。

      有權勢后喜歡照拂同鄉,這是中國人的傳統,李蓮英也不例外。我相信當年他沒少給來京師謀生的老鄉以方便,而且大城離京師距離不遠。但是,李蓮英故去距今一百多年了,此間兩番江山鼎革,白云蒼狗,人事變遷,現在很難以歷史專業的角度來論證大城的紅木古典家具和宮廷家具制造技藝之間清晰的傳承關系,只能看作一種合理的推測或傳說。

      然而,如此并不能斷言這種傳說荒誕而無價值。我以為解讀歷史應該分兩個維度,其中一個維度是文化史層面來分析、考察。譬如今天說中華民族是炎黃子孫,我們知道中華民族是漫長歷史中各部落、民族不斷融合的,從人種、血緣角度不可能是某幾個人、幾個部落的后代。但是從文化史的維度而言,這是后人一種基于自我歸屬感的文化建構,而“炎黃”是這種建構的人文符號。

      同樣的道理,今天大城人認為本地紅木古典家具的技藝,是通過鄉賢李蓮英這座橋梁,源自宮廷。也可以說一種自我期許,相信是這樣的,便以宮廷造作的標準要求自己。

     這是大城紅木古典家具的一重歷史。而其另一重則是脈絡清晰,活在當下。這一重歷史則要從四十年前的改革開放說起。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葉雙陶先生述說往事

       據當地業內人士介紹,改革開放之初,天津外貿公司來大城等地收購舊家具出口。中國大門剛剛開啟的那個年代,大多數中國人的追求還只是吃飽飯,沉淀了中國古代審美和工匠精神的古典家具,散落在各個村莊、街巷深處,海外華人比起大多數大陸人,則更能認識其價值。因為外貿出口有錢賺,大城人開始涉足收購舊家具倒賣。出口創匯使大城的古舊家具拭去時光的塵埃,重見天日,這幾乎是一個時代的隱喻。幾十年的“極左”時代,包括中國古典家具在內的中國情趣、中國審美被當成落后的、陳腐的封建地主階級情調被清算,被擯棄,以簡陋使用為圭臬成為主流。而在大陸之外,港臺同胞和定居在外國的華僑,依然頑強地保留著中國人的傳統審美觀和人生情調,看重中式古典家具。當中國國門初開,這些曾經被掃到歷史垃圾堆的舊物件倒成了換外匯的重要商品。在市場這只大手的驅動下,大陸的中國人重新認識傳統之美。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陶然居

      可是存留下來的舊家具畢竟有限,賣完后而需求仍然旺盛,于是大城人開始將收羅到的破損舊家具進行修復出賣。修復的破損紅木古典家具也很快賣空了,而由此培養的一批工匠和商人還得將這個產業做下去,于是大城人開始從南方買來紅木進行仿制。產業越做越大,直至形成規模效應。一個紅木城就在過去幾十年內,在北京以南的京畿大地上一步步壯大。

      大城紅木產業的發展,也印證了一個樸素的經濟學原理:有需求才會有供應。而需求量的不斷擴大會反過來促進產品和服務的質量、水準的提升。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中華榫卯》

      廊坊陶然居家具有限公司是大城縣古典紅木家具業的四大企業之一,董事長葉雙陶是業內很有影響的一位專家,出版過一本厚重的專著《中國榫卯》。老葉談吐儒雅,說起中式的紅木家具,雙眼發亮,露出匠人本色。他20出頭時做木匠,開始修復古舊紅木家具,后來自己動手仿制。我問他:“你年輕制作的紅木家具現在是不是特別值錢?”他連連擺手說:“慚愧,慚愧,那時候給人家做家具,還很粗糙,工藝和眼界都不行。我也是在修補、仿制古人留下來的家具中不斷琢磨,技藝不斷提高的。”

      我以為續接中斷有年的傳統技藝,更多是要靠葉雙陶這樣有想法、有追求、天資甚高的工匠。有師傅帶固然很好,如果沒有師傅帶,以實物為師,也可卓有成就。葉雙陶當初照著古舊家具,一遍遍研究外形,再拆開看里面的榫卯結構,一厘米一厘米地仿制。講到傳統技藝,老葉認為既要尊重,也要敢于改進,沒有哪一門傳統技藝是一成不變的。他說,古人做事認真,能工巧匠很多,但也不要迷信。因為教育的限制,古代木匠讀書的很少,大多靠師父手把手地教,一個木匠的成就全靠悟性和勤奮。以前許多木匠一輩子想不明白的問題,現在初中生用平面幾何就能解決。這是今天工匠比古代工匠強的地方。還有工藝技術也在進步,比如以前鋸、刨全靠人力,現在用機器,效率高,也更精確。他說自己編寫這本《中國榫卯》,是想給公司的家具制作總結出一套標準,也希望自己從事三十多年的古典家具制作,能夠留下點東西來。

京畿紅木城的兩重歷史機緣

                                                                     陶然居榫卯

       紅木城能在大城縣崛起,放在大歷史的背景下解讀,可以用“形勢比人強”來概括。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古典紅木家具的市場沒有被激活,大城縣即使有再多的能工巧匠也無用武之地。可一旦這個市場被激活且不斷擴大,就會有眾多的工匠和商人投身期間,此地不產紅木,可以從外地購買;此地生產的紅木家具,又可以賣到遙遠的南方和國外。如司馬遷所言:“各勤其業,樂其事,若水之趨下,日夜無休時,不召而自來,不求而民出之。”這就是市場的力量。但大城紅木城的形成,又有其偶然性,這里的人抓住了稍瞬即逝的機緣。當初天津外貿公司肯定不止在大城縣一地收購舊家具,也肯定不止大城一縣的民間藏有舊家具。可古典紅木家具產業為什么就在大城做起來了?在時代大潮中,有人抓住了機會,有人浪費了機會。大城人能抓住時代賜予的機會,一定有幾位類似葉雙陶這樣的帶頭人,他們身體力行做示范,鄉親們眼看著有錢賺就跟進,產業呼呼呼地做大了。這些普普通通的人,才是歷史的創造者。

       兩重歷史機緣在大城紅木城疊加,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產業文化標本。

尤文图斯球衣 澳洲幸运5官方网 新11选5开奖记录 河内五分彩开奖网站 快速时时app下载 时时 免费计划软件 捕鱼大亨100元四十万分 万喜网彩票开奖结果 新时时贴吧 江西时时技巧 腾讯五分彩如何看走势 pk10为什么一押大就输